福建快3开奖号码昨天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頻道 > 正文

《水底行走的人》經典觀后感10篇

2020-02-19 21:36來 源:網絡整理 字號: 移動版

  《水底行走的人》是一部由陳安琪執導,黃仁逵主演的一部香港類型的電影,特精心從網絡上整理的一些觀眾的觀后感,希望對大家能有幫助。

織夢好,好織夢

  《水底行走的人》觀后感(一):驚喜閃現兩秒鐘的杜可風 織夢好,好織夢

  cute “little” documentary。以前一直不知道一個紀錄片要怎么拍才能體現真實而又不失可看性。她全做到了。節奏什么的都很好。再長一點點都可能會破壞掉。而且紀錄片最大的問題是真實度。如何掌控是個問題。完全真實的你不想看。可是過多的修飾那跟電影有什么區別呢?而且傳達的信息是導演本身的信息還是受訪者的本身的內容?如果過度修飾,那這就是一個導演的故事,而受訪的人事物只不過是一個演員而已,會失去自己的靈魂。如果是不加修飾極力還原真實,那么會失去故事性,電影會變得不知道在表達什么。這是個度的問題。也是紀錄片很難突破或者把握的問題。但是這個片子掌握的很好,爐火純青。輕松幽默豁達的氛圍。然后慢慢加深對受訪者的人物深度。卻又點到為止。

copyright dedecms

  關于最后比較敏感的那個“7/5”問題(請自行做數學題)。沒想到導演是以這樣一種中立的方式呈現的。激進的和不激進的一同探討。全片整體感覺就是,我把有趣的故事給你們看,你們自己去感受自己的“哈姆雷特”,而不是捆綁式的傳遞信息,這種表達方式讓我想起了李安。

內容來自dedecms

  我問制片Pam,有沒有考慮過正式上映,或許在內地?畢竟現在內地開始興起看紀錄片的苗頭了。她說,嗯,(給了我一個你懂得的眼神)我不覺得我們這個片子可以一刀不切的過審。

copyright dedecms

  真心話,其實并沒有多敏感的。但是如果切了,這個片子會缺失好多的。會變得很奇怪。會不完整不完滿。

片中兩秒閃現過去的杜可風真的是讓人好驚喜。看完跟制片聊天的時候,她告訴我Angie跟杜可風是好朋友,在臺灣的時候會一起去喝酒。嗷嗷,突然覺得離我的攝像男神好近好近的說。片尾演職人員里面有許鞍華,但是我真的沒注意到

內容來自dedecms

  《水底行走的人》觀后感(二):「你為什麼要拍」 內容來自dedecms

  這是一部有趣的紀錄片。黃仁逵在片中看穿了某些紀錄片創作的「私慾」,導演的潛意識總是誘導和希望擷取某些私隱或情感位去追求某種「觀賞」的「戲劇」效果。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其中有一段導演Angie訪問到了黃仁逵私生女的故事,黃仁逵揶揄導演終於獲得了她所追求的素材,導演Angie的反應非常強烈,表示並非如此,但那段素材還是原封不動被擺放到了片中(同時Angie也將黃仁逵另一個女兒哭的片段保留在了片中)。我固然相信導演是真誠的,她也一再強調是希望通過紀錄片去令觀眾進一步認識了解黃仁逵,但創作時下意識追求「目的」「效果」的私心終究無法避免。

copyright dedecms

  其實最大的問題是,當黃仁逵非常強烈地用玩世不恭的態度揶揄導演時,導演有否想過黃仁逵為何如此抗拒,事後有否問過他是否願意將這些私密的生活或情感公之於眾(另一方面,黃仁逵對於藝術本身的分享其實是毫無保留的)。我看到的其實是黃仁逵異常開放包容,幾乎放任導演拍攝。但某些時刻他因為察覺到了導演的「私慾」和「目的性」而感覺不被尊重或被「冒犯」,但又覺得不應該禁止她拍攝,因此產生了反抗的攻擊性,步步緊逼,其實是希望導演誠實面對自己的「私慾」。 織夢好,好織夢

  觀眾們總覺得深入了解一個人物,需要了解或窺探他或她的私生活,但對藝術家來說其實常常不然,就像黃仁逵說的,藝術家的作品就是作品,毋需討論太多背後的意義,他的私生活也未必就和他的作品產生必然聯繫。

本文來自織夢

  電影其實是好看的,因為有強烈的觀念衝突,確實不乏「戲劇性」,但令我覺得遺憾的是,導演對於最後素材的擷取其實印證了黃仁逵對她的看法。導演把自己和黃仁逵衝突的片段放入片中,在某種程度上當然是勇敢的,但我覺得那些爭吵和衝突其實是整部片子營造「戲劇性」和「高潮」唯一的救命稻草。因為整部片的素材其實很有限。因為導演沒有足夠理解和尊重黃仁逵,而僅是一種「獵奇」式的角度在看他,以至於她始終無法真正走入他的世界。 織夢好,好織夢

  我相信黃仁逵絕對不會干預導演的剪輯,即便他不認同導演的創作方向,甚至於導演會在片中擺放他自己並不願意公開的畫面他也不會反對。自始至終,我看到黃仁逵其實是在要求導演「誠實」,尤其是在面對自己時。 copyright dedecms

  在這部紀錄片中,導演在面對黃仁逵的質疑時反應總是異常強烈,對我而言其實是反映了她自己的「怯」。某種程度上,她急於否認和撇清自己的私心也加重了黃仁逵對其的防備心和攻擊性。也許這樣說不太客氣,但我覺得導演始終無法面對自己在拍攝紀錄片時產生的私心,也無法真正回答黃仁逵提出的「為什麼而拍」。 織夢好,好織夢

  「為什麼拍,應該怎麼拍」,這不止是這部電影的問題,這其實是創作最根本的問題。 織夢好,好織夢

  《水底行走的人》觀后感(三):《水底行走的人》:創作者「介入」紀錄片拍攝后的意外驚喜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遇上一位性格與發言直率有趣,但偏偏不怎么配合拍攝的紀錄片主人公,不知是導演的幸還是不幸。但無論如何,從滿場觀眾爆笑的反應和回味無窮的態度來看,陳安琪導演把得之不易的珍貴素材巧妙組合,炮制出一件活色生香的作品。 dedecms.com

  在陳安琪的新作《水底行走的人》里,你看不到主角黃仁逵(阿鬼)大量的作畫鏡頭,也聽不到他聊「一幅畫的象征意義」。與他大大咧咧又一針見血的灑脫狀態相比,常規藝術家紀錄片里那些精心編排的畫面和旁白,顯得做作又生硬。 copyright dedecms

  正如他在片中所言,「我首先是一個人,其后才是一個中國人」,同理,他首先是一個人,其后才是一位藝術家。電影拍他和失聯多年的女兒的五天相處,拍他和老友鬼鬼彈琴飲酒,拍他與人激烈地爭論歷史事件,拍他穿著隨意地上街,又晃晃悠悠回到狹窄的寓所。不需要細筆繪乾坤,也無需多余的解釋,阿鬼的形象,已經足夠豐滿。

copyright dedecms

  但人們常說的「藝術氣質」,在這些看似與畫畫無關的時間與閑聊中,卻總能露出端倪。阿鬼在片中「金句頻出」,稱放工后就不愿意再做的事情絕不是真正喜愛的事情,懟看展者「為什么要討論藝術的意義」,拒不解釋作畫時的所思所想,把畫攤在眾人面前,說「看到的就是我要表達的,是present,不需要represent」。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看不到常規藝術家紀錄片中的嚴肅片段,創作者的「介入」,卻成了更有趣的看點。陳安琪與阿鬼是多年老友,阿鬼稀里糊涂答應了拍紀錄片的請求后,全程質疑著對方的用意,態度消極,連寥寥可見的作畫場景都是用GoPro拍攝。陳安琪在電影中,并不諱言自己拍攝過程中的忐忑無奈。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她在畫面中直接用文字寫出自己每一階段抓狂的心情,更以老友加創作者雙重身份屢屢出鏡,她與阿鬼的想法交鋒不少都被記錄下來,這在紀錄片中極為少見,卻額外增添了一分真實感。一個個零碎的片段被巧妙黏貼組合起來后,導演在指導拍攝的時候同時被觀眾觀察,令電影呈現出與眾不同的清爽質感。

織夢好,好織夢

  阿鬼被跟拍了許久,按照自己的想象拼湊著電影的樣子,漸漸覺得厭煩,留下一句「紀錄片導演進行拍攝,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就撂下攤子甩手不干,令人好氣又好笑之余,也的確符合他自認「只是一個畫畫的人,不是畫家,不是藝術家」的態度。片名《水底行走的人》在片中也有解釋:阿鬼認為,拋開姓名和身份,權當自己是一個「水底行走的人」,大家能看到他的作品,便已足夠。事實上,陳安琪透露,電影上映后,黃仁逵本人從未看過成片,且對此態度冷淡。

內容來自dedecms

  試想,若非陳安琪導演大膽用這一方式來呈現人物全貌,這個曠日持久的拍攝計劃,可能最終會胎死腹中,沒有完整的線索串聯,八成會令觀眾感到索然無味。既然阿鬼堅稱陳安琪必有「先預設后拍攝」之意,不妨索性以導演視角出發,不再佯裝「自然客觀」,讓觀眾從二人最精彩的互動中見分曉,實在巧妙。

本文來自織夢

  《水底行走的人》觀后感(四):我有一杯酒,敬天下坦誠面對自己的人

本文來自織夢

  

Do you know I spent how much time to meet my soul?

dedecms.com

  本性,在佛教是宇宙的存在與運作本質。揭去宗教的神秘面紗,本性是指人心底深處各種感受與想法。弗洛伊德稱為自我,但可是這種被列作有意識的部分,又多少人能揭去生活的面紗,直視它鋒銳的眼神,露出自己真實的容貌。

本文來自織夢

  黃仁逵,人稱阿鬼,香港抽象畫家、詩人和藍調結他手,一個追逐自己本性的真人,赤裸獨對人間。搞藝術,好像不管在哪個地方,都是窮的代名詞。窮著窮著,你習慣了便無所謂,他笑著說,云淡風輕。可是你喜歡一樣事物,你的心無法逃避。你會偷偷一瞥她的身影、與閏蜜「偶爾」逛到操場掃視一下球場、不小心滑進了他的朋友圈,眼睛跟手都是犯賤的東西。 織夢好,好織夢

  黃仁逵的手,便不可救藥愛上了握緊畫筆在白紙上呈現自我。 「不要問我在晝什么,我己把全部晝了出來。」神的歸神,畫的在畫。沒錯,我們的感受都只能歸于自己,詩與畫的奧妙在于讀者成為作者世界的微塵,有人看到山,有人看到海,有人看到石頭,有人看到水。然后山與海,石與水,會孕育新的世界。佛曰:三千世界。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他總是鼓勵他人嘗試。在他的藍調聚會上,即便你對音樂一竅不通,隨著音樂的韻律, 登上一把梯子,一如死亡詩社站在桌子上的一幕,一個異于日常的世界,你隨口,即成詩。藝術本來不是高高在上的事物,藝術只是人有了感受,表達出來的方式。登上一把梯子,站上一張桌子,你我皆能成詩成畫,不用滿足他人,感動自己足矣。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上文看似逍遙自在,可是行走于世間的靈性,難免被世俗的污水打濕了鞋。窮得叮當響,銀行只余下二十多元,此是錢財沾濕褲腳。一封信戔,他只能撥出一個長途電話,甫一接通,對著另一話筒的23歲少女說:我是你的父親。遺憾、愛情與親情蘊釀出的一桶水,淋得濕透了身。非不為也、非不能也,只是天性在峭壁跳躍的羚羊,不能在草原上與班馬共奔。

dedecms.com

  指此記錄片,陳安琪想世人認識黃仁逵,因為他值得享負盛名,而非一群愚蠢的人當道。他一直有成名的機會,藏匿在走進晝廊會議室的十數步途中,未聽藝術意念、未聞創作思維,只說分賑數字,他選擇了轉身離去,一如他當日選擇了提起畫筆。

copyright dedecms

  : 黃仁逵的《放風》值得一讀,是小弟中學時最愛的讀物。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水底行走的人》觀后感(五):“我現在幫你脫離苦海呀”:導演陳安琪與「演員」黃仁逵的相持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從第一天我就知道,這件事不關于我,是關于你。”在《水底行走的人》預告片中,主角黃仁逵如此斷言。這個「你」就是導演陳安琪。在影片結尾,黃仁逵繼續傾述,“我現在幫你脫離苦海呀”。

織夢好,好織夢

  到目前為止,在我今年看過的影片 中,《水底行走的人》是最令我驚喜的一部。這是一部值得反復品味的電影。 本文來自織夢

  這是一部具有陳安琪風格的紀錄片,而黃仁逵的頻頻不合作,兼以戲謔的回應,實際上突破了固定人物紀錄片的架構。原因在于,導演陳安琪和主角黃仁逵從頭到尾對紀錄片有著很大的認知分歧。兩人對“什么是紀錄片”的口角“搏斗”讓影片有更深的趣味和思考。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另一方面,在陳安琪和黃仁逵的“搏斗”之外,黃仁逵談及藝術和生活所呈現的深度和率真,令影片極具有觀看性。影片大量呈現黃仁逵的自述和詭辯的對話,這些語錄真誠,豁達,幽默,發人深省。 織夢好,好織夢

  講到貓,他說,“它不太會理你,貓應該是這樣的,我亦不鼓勵貓迷失貓的本性,不應該的,貓就是貓,如果不想理睬這個人(指他自己)就不理睬,我也不會理睬你”。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講到藝術功能的討論,他說,“討論來干嘛,創作的人不會討論,討論的人不創作的,那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聽到這里,在展覽上提出這個問題的女生也啞言了。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講到創作,“大部分話自己是搞創作的人,實際上不是在追求創作,是在追求一種安全感”。

織夢好,好織夢

  講到他人評價,“一個低層次的人稱贊你,要反省;一個高層次的人批評你,反而值得開心”。 copyright dedecms

  講到畫畫,“我爸爸話,你知不知道畫畫會很窮的?我話我早料到了,窮又如何呢?”。 dedecms.com

  講到每年維園,講到年輕人,講到中國人。他滔滔不絕又不乏講出能帶來思考和警醒的語句。

內容來自dedecms

黃仁逵其人

  而在看影片之前,我并不認識黃仁逵。

copyright dedecms

  那么黃仁逵是誰? 內容來自dedecms

  人稱「啊鬼」,被英文媒體稱為「Renaissance man」,以畫抽象畫為主;曾為三十多部電影擔任美術指導,其中包括《省港旗兵》、《秋天的童話》、《女人四十》、《半生緣》、《好奇害死貓》及《圍城》等香港電影;出街會拍黑白照;一直有寫作,出版過散文集《放風》;定期玩藍調,是香港草根民謠樂隊迷你噪音(mininoise)樂隊的樂手。

內容來自dedecms

  「黃仁逵的創作身份多面,既是本土抽象畫家,又是電影美術指導和布景設計,更是藍調音樂家和攝影師,創作游走天地,風格獨特難以歸類」。在藍光碟的封面介紹上,黃仁逵的「多才多藝」是「Renaissance man」稱號的最直接呈現。除此之外,影片對黃仁逵作為父親和作為兒子的片段也尤為動人。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在那些回答和自述中,影片呈現一個自知狀態的藝術家的方方面面。他辯稱不是畫家,只是一個畫畫的人。對于畫畫,他拒絕了陳安琪要拍攝他創作的過程,反駁她試圖理解畫背后的象征性,“畫畫是present,不是represent”。對于音樂,他被稱作香港blue(藍調)彈得最好的人。對于拍黑白照,他說,“那個顏色(彩色)不是我要的,那就黑白”。

dedecms.com

  這些胡亂戲說的話語卻值得大家去思考,甚至把影片暫停,去反復咀嚼。對藝術,對音樂,對攝影,對動物,對紀錄片,對上街,黃仁逵都呈現出與眾不同的藝術家的率真思考。而這種思考并非故作姿態,而是如紀錄片導演魏時煜所說的,是「Renaissance man」的另一面,即“他「堅持」了很多文化藝術的核心價值”。 copyright dedecms

截圖

  值得注意的是,《水底行走的人》對黃仁逵這么多才能的介紹最終連貫起來了。譬如通過并排黃仁逵拍攝的照片和他畫中的圖像,以影像的方式去介紹影像,以可被理解的方式去理解黃仁逵的畫作中的意象(菜市場買的魚,路上的井蓋等等)。影片中出現的配音幾乎來自黃仁逵擔任樂手的迷你噪音(mininoise)樂隊的作品。

dedecms.com

  令《水底行走的人》備具討論議題的卻是導演陳安琪本人。 本文來自織夢

  在黃仁逵極具魅力但又不配合的談話中,導演陳安琪以一個相識但是不相熟的朋友身份接近他,抓緊每一個機會“請教”各種問題,譬如“你到底是畫家還是畫畫的人”,抑或追問誰才是影響他的人。黃仁逵以嬉笑和幽默略過掩飾他的不配合,而陳安琪常常處在一個弱勢的尷尬局面。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在影片開頭,在「到底是誰影響我(黃仁逵)」這個問題上,陳安琪熱切期望得到確切答案,而黃仁逵認為她更熱衷于追求一個說法而非事情的本質,“有計劃地安排答案”。而陳安琪則憤怒地反駁,在鏡頭面前大聲反駁到“It’s not ture!”。雙方互為攻守。 織夢好,好織夢

  “有的紀錄片是你在等什么事發生,有些紀錄片是你想知道發生什么事”。片中黃仁逵對紀錄片的豐富理解其實在不斷挑戰導演陳安琪如何去拍攝的問題。在黃仁逵看來,陳安琪的追問和竭力追求細節偏離紀錄片的本質。以黃仁逵的話來講,“認識黃仁逵并沒有意義,而認識黃仁逵在做什么才有意義”。

copyright dedecms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陳安琪對黃仁逵的拍攝的決定,即以電影這種大眾媒體的方式去介紹一位藝術家,從一開始就成功了一半。就此而言,《水底行走的人》做到了一半,又失敗了一半。 內容來自dedecms

被安排出來的紀錄片

  陳安琪過往拍攝了兩部紀錄片,包括因自己的狗即將老去探索人與狗的相互關系的《愛與狗同行》,和拍攝自己老師的聶華苓一生的《三生三世聶華苓》。

copyright dedecms

  過往拍攝的《愛與狗同行》和《三生三世 聶華苓》都跟陳安琪自身經歷有關系。要么與被拍攝者有相同的處境(同樣養狗),要么有親密關系(老師和學生),而這樣的關系和處境在《水底行走的人》都不復存在。因此才會出現片子頗多的尷尬場景和黃仁逵常常以玩笑岔開話題的片段,譬如陳安琪誤以為黃仁逵的兩個女兒是同母關系。

內容來自dedecms

  與《水底行走的人》相似,這些作品都有著同樣的節奏:以較為沖突或者哀傷開頭,而在結尾以溫馨或者是豁然開朗的happy ending將影片帶向高潮。 dedecms.com

  例如《三生三世 聶華苓》的采訪也以同樣的方式試圖呈現在《水底行走的人》上。在《三生三世 聶華苓》中,聶華苓應對鏡頭十分淡然,而對其他作家的采訪都顯得客套而有距離。其他作家的采訪以不合時宜的方式嵌入影片,顯得十分恭維和客套,尚不如聶華苓的自述來得動人。

織夢好,好織夢

  在《水底行走的人》中同樣如此,特別是相機涉入黃仁逵和他兩個女兒的采訪都顯得無形的壓力施加在兩個女兒身上。 內容來自dedecms

  在無法拍攝到更好的素材時,陳安琪依托于她的剪輯手法。 織夢好,好織夢

  在《水底行走的人》中,開頭的爭吵孑然而在,在結尾才連接上,呈現出一個和解的片段,即使黃仁逵最終告知自己過去一年「不合作」的態度和理由。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這樣的轉折,在《愛與狗同行》中以對父親拋棄兒女的暗暗責怪開頭,對父親的離去予以合理解釋結尾一樣,將狗放置在中間去表達狗交給人的“同情和寬恕”,將一個連續的對話拆分成可被“控制”的情緒起伏,安置在可被調動觀眾情緒的地方。這樣的剪輯像在強調一次掏心掏肺的談話后的吐露真情,在《水底行走的人》,這樣的場景結束于轉場的飯局上。像是劇情電影的沖突在結局和解,溫情地開啟下一段關系。

織夢好,好織夢

  然而結尾那封真正吐露真情的信卻把之前的拍攝全部推翻,黃仁逵承認他是在「配合」而非真情接受這樣的拍攝方式。這個結局也被剪進了預告片。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截圖

  俏皮地講,黃仁逵反過來成全了影片的劇情結構,他其實即「配合」了這場演出,還額外贈送了一場「戲中戲」。陳安琪則試圖以戲劇因果關系的方式去表達某種同時存在的關系,就像《愛與狗同行》中對父親的責備和理解。

本文來自織夢

  在既定的框架里去梳理人物的過往和作品,并試圖用因果串聯起來,這樣的處理方式帶有濃厚的制造(mediate)痕跡,因為在現實中這兩種狀態是同時存在的。這種方式即使在人物傳記《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也常常被過度使用,導演們無法平衡視聽采訪和鏡頭語言的共存,而往往依賴有效率的直接對話問答和自述來結合影像材料。

本文來自織夢

  所以,我開頭就把《水底行走的人》定義為電影(movie)而非紀錄片(documentary film)。兩者的區別代表陳安琪和黃仁逵對什么是紀錄片的不同看法,也造成了片中兩人的爭吵的來源。前者就像邁克爾·摩爾在《羅杰和我》中帶著攝像師沖入GM大廈喊著要見羅杰的場景一樣,與保安的“共謀”劇情一觸而成。后者是帶有個人色彩以「尋找自我」為目的的影像呈現和創作。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水底行走的人》就像精心寫作的前言一般,概括了涉及黃仁逵藝術,家庭和生活,即使它飄飄然,最終導向一種失敗的拍攝結果。但也正是這樣有缺陷的拍法和剪輯手法給予人物本身無法隱藏的吸引力。 織夢好,好織夢

  如同黃仁逵戲說的,“認識黃仁逵不重要,重要的是認識黃仁逵在做什么”。就此而言,陳安琪導演至少讓觀眾知道了黃仁逵不會做的紀錄片是如何的。 內容來自dedecms

  參考: copyright dedecms

  魏時煜「陳安琪紀錄片的藝術張力」,亞洲周刊

內容來自dedecms

  首發于凹凸鏡

內容來自dedecms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igqflo.tw/view-113668-1.html


    更多文章>>

    福建快3开奖号码昨天
    中翔配资 英超 云南未来飞小鸡(曲靖) 推倒胡麻将手机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 四川血战麻将技巧 快3江苏开奖结果 南京麻将30进园子群 山东11选5免费软 股票融资公司靠谱认准大牛时代